目录

设置

指南
点击这个书签后,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
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。

《蝶与谍》正文 第459章 传染病(感谢舵主“端木风”万赏)

小说: 蝶与谍 作者: 我是曹宁 字数:K 更新时间:

    有了延安的指示,周林心里就有底了。

    1942年1月24日再去芦柑岛时,周林向李自强转达了延安的指示,让他找机会转告给橡皮。

    从开始赎人行动到现在,山下已经收到了将近三万美元。

    监狱中已经走掉了一千多人,可走的人只有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山下找到了周林:“怎么没有大量的人来赎人?”

    周林向山下解释道:“南洋刚刚经过了战争,人们都是逃难去了,很多的家庭走散了,对亲人的情况不清楚。所以说,现在剩下的人中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的家人,不知道他们现在被关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山下问道。

    周林想了想:“有一个办法,就是让皇军的人押着被关押的人去外面找他们的家中去,只要他们回去了一趟,家人就知道了。再则,可以让他出去借钱,凑足了赎金就马上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!这是一个好办法!”山下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周林这时也装着无奈:“上次交钱没接到人的那家还在找我闹事呢?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。”

    山下辩解道:“那人有抗日份子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周林指着监狱里的人说:“南洋的抗日份子?我们这放的不是很多都是有抗日份子的嫌疑吗。说准确点,那就是一群打砸抢的家伙,他抗日?量他也没有这个胆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们在监号里收到了一封检举信,说他是延安来的。”

    周林放声大笑:“检举信?这东西你也信?如果有人对另外的一个人有仇,他会不会写检举信。”

    “会!我们也查了,但是查不出来是谁写的。”

    周林递给山下一支烟:“什么延安来的?他家就在南洋的。而且家境还是比较富裕的。你说延安的人会在南洋找老婆生儿子?”

    山下马上问:“你说他家比较富裕?”

    周林回道:“我让人去调查了,是个小富家庭。”

    山下问:“他上次赎人交的是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五十美元!你不要盯着我,那时我不知他的家庭情况。”周林马上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估计我们放他的话,一百美元能收回来吧。”山下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!现在放人,必须一百美元,可是能放吗?不是特高课说不准放吗?”周林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特高课算过屁!老子就放了怎么着。”山下犟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林马上劝道:“叔叔,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呢,那是一帮穷光蛋,咱们是有钱人,不是一个挡次。”

    山上特别爱听周林的这话:“那你说怎么办,不可能放弃一百美元吧,他一个人可以抵上十个人。”

    周林贼笑道:“叔叔,如果监狱里死了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能怎么办,为了不传染人,马上丢到海里去喂鱼……哦!我明白了你的意思,我们就来合计下,怎么样让他得上传染病。”山下也跟着贼笑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商量好了行动步骤,准备两天后行动。

    1942年1月26日,21号监号的皮雷突发急病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身上脸上都是红点点,还有大片的红斑。

    军医过来后,确诊为非典病毒传染性疾病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办法治好?”联队长问道。

    医生摇摇头:“现在的世界的医术无能为力,要尽快处理,要拖久了,进入了传播期,那么会传染很多人的。”

    联队长有些怀疑:“有这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医生看了看岛上说:“再过一天,进入了传染阶段,说不定这个岛上的人都会象他这样。”

    一听医生的话,边上的一个在押人喊道:“我要换房!我不想死,我还没找个女人呢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在押人也喊道:“快将他丢到大海去,要传染就传染鱼去,不要传染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!”联队长火了,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联队长马上向处面跑去,他是去给上面打电话。

    21监号的号长走近,看了看橡皮,发现他比一个小时前更厉害了,不禁心中喜道:“你再也回不到延安去了。”

    虽说他不懂医,但是,这种情况他能分析,病人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,撑不乙多久。

    很快,联队长过来了:“快,将他抬出去。”

    可周边的日军士兵没有一个人动一下,他们都怕,万一传染到了自己的身上,那就回不到富士山了。

    联队长喊了三声,见没人动,便指着李自强:“你将他拖出去,不能拖,会留下细菌的,就抱着他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自强装着害怕:“我怕传染……”

    联队长火了,拔出刀,架在李自强的脖子上:“怕也要抱,不抱我就马上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李自强看了看众人一看,众人都不看他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李自强带着满腔的悲哀上前,抱起了橡皮的身子,向监号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出了监狱后,外面站着几个日本军官,正等着李自强。

    联队长指着一条小船说:“你将他抱到船上,然后你上船去,将船划出十里,将他丢入海中。”

    李自强答应了一声,将橡皮放到了船上,然后自己也跳上了船。

    “由于你的身上沾有细菌,所以将他丢入海中后,你也不用回来了,自生自灭吧。”联队长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联队长的这喊声,岛上的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喊完了后,联队长命令:“马上安排人给监号里面打杀菌剂,不要将我们也传染上了。”

    李自强虽说心里不知是什么回事,但是他感觉到,这肯定是周林安排的一场戏。

    夜晚,只有月亮星星的光亮洒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划了一里路后,离岛远了,李自强不知该向何处划去。

    这时,前方突然亮起了一盏大灯。

    是一艘军舰,停在李自强小船的不远处。

    周林站在那军舰上,灯光将他的身影映衬出来。

    “噫!有两个人,这晚划小船,不会是想给鱼送餐吧。”周林看着小船,好奇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自强马上喊道:“救命啊,我们被人强赶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周林皱起了眉头,最后下了命令:“带他们上来。”

    李自强与橡皮都上了大船,那小船无人驾驶,便随风飘荡了。

    周林看着橡皮说:“这人生病了,马上给他消炎药。”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