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

设置

指南
点击这个书签后,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
“阅读进度”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。

《重生之天运符师》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状元与乞丐

小说: 重生之天运符师 作者: 凤栖桐 字数:K 更新时间:

    韩杨读了一上午书,到下午的时候,就去沈家和沈夫子请教去了。

    说是请教,其实就是两个人讨论学问。

    韩杨毕竟也是穿了好几世的人,也做过几世真正的古人,四书五经诗词歌赋都是信手捻来的,才学比沈夫子只高不低。

    他在沈夫子那里,不过就是为了方便见到沈临仙。

    沈夫子原窝在这个小山村里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挺寂寞的,这会儿碰到韩杨这个能说到一处的,自然高兴,恨不得拉着韩杨禀烛夜谈,他和韩杨从四书五经谈到琴棋,后头摆开棋盘对弈。

    韩杨也挺不容易的,为了讨好老丈人,特意的放了水,倒是输给沈夫子一局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反倒招的沈夫子兴致更大,拉着他一直到了晚上,硬是留他吃过晚饭才放行。

    韩杨从沈家出来,正好碰到韩杏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穿越女没什么好印象,冷眼看着韩杏走过来,韩杨从她身边绕开,不太想搭理她。

    可韩杏却不想叫韩杨清静。

    她笑着打招呼:“杨哥儿,你去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韩杨面无表情道:“去沈家向夫子请教学问了。”

    韩杏听不得韩杨读书上进的话,一听这话,心里咯噔一下子:“什么?你,你向沈夫子请教学问?夫子没骂你吧?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话呢?

    韩杨越听越觉得不顺耳:“我虚心求教,夫子也不是不讲理的,做什么骂我。”

    韩杏挺尴尬的,她干笑两声:“这不是,这不是你平常也不太爱读书,你去请教夫子,我挺吃惊的。”

    韩杨冷哼了一声:“我便不能上进了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韩杏望着他的背影呆呆了神,过了许久,才回过神来往家走。

    她一边走,一边心中发虚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上一世韩杨可是中了状元,然后官至宰相的人生赢家,虽然这一世,韩杏从中作梗,让他厌弃了读书,可韩杏还是不放心,她就怕有一日韩杨醒过神来要好好读书。

    韩杨上一世能中状元,那么,必然有他的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韩杏从小和韩杨一起长大,她知道这个堂弟聪明之极,有过目不忘之能。

    她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,熬了不少心血才让韩杨不喜读书的,她绝不会容许韩杨出头,在她心中,大房要是出了头,二房就绝无可能翻身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像上一世韩杏那样落得个被夫家休弃,然后被卖,弄到最后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。

    韩杏目光冷凌,咬了咬牙,她下定决心再观望几天,如果韩杨真正有心上进的话,她一定要想办法阻止。

    韩杨回到家中,跟沈氏说了去沈夫子家请教学问的话:“娘,夫子说我功底很扎实,学问也不错,还说让我试着科考,指不定能中呢。”

    沈氏根本不怀疑韩杨的话,一听夫子夸他,越发的高兴,把韩杨夸的天上仅有地上绝无的。

    韩长河也高兴的不行,他拿了酒和韩大柱对饮,一边喝酒一边道:“我们家杨哥儿是大器晚成的,就像,就像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对,就是这句。”

    韩杨笑着过去给韩长河倒酒:“只是科考的话,所需的钱不是个小数目,咱们家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韩大柱摆手:“这个你不用管,只管读书就好,我和你爹现在还能干得动,能给你挣下科考的钱。”

    韩杨知道这一家子都是真心疼他的,他倒是挺不落忍韩大柱和韩长河这么大的年纪还得做苦力挣钱,因此笑道:“我有法子挣钱,爹和爷爷年纪都大了,往后真不必这么操劳,且等着我考中了,必然让你们做老太爷,让奶奶做老封君。”

    韩大柱点头,柳氏听的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韩杨回到屋里,就琢磨着挣钱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他还是觉得从老本行入手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没根底,而且原身也没学过医术,他不能露出懂医术的苗头来,就是要露也得再过些年,不过,他可以上山采药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炼丹出身,于医道药道上头见识不是这个世间任何人能比得上的,他要采药,必然能采到好药材。

    幸好临河村挨着山,这里环山抱水,倒是个挺不错的地方。

    韩杨第二天起来读了一会儿书,就说出去走走,跟沈氏说了一声,拿了背篓就上了山。

    沈氏还以为他说出去走走,回来的时候顺手给搂点柴火,或者拔些草,也没太在意。

    韩杨背着背篓一步步往山间走去。

    他对于采药有自己的门路,上了山,便能感觉得到哪里有好药材。

    他脚下加劲,快步朝深山走去,一边走,一边捡些草药,以及一些柴禾,等到了深山之中,韩杨猛的顿足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一棵人参。

    笑了笑,韩杨蹲下身子,并不太费力就把整颗人参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把人参放到背篓里,又拿草盖住,这才往家走。

    回家的时候,韩杨正好碰到沈临仙,沈临仙提着篮子正在采蘑茹,看到韩杨,冲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韩杨打个手势,沈临仙过来:“有收获?”

    韩杨一笑:“嗯,得了颗人参。”

    沈临仙抿嘴轻笑:“那你赶紧回吧,我采些蘑菇,一会儿抓只野鸡也就回了,对了,晚上来不来吃饭?”

    韩杨一听立刻点头:“晚上帮我做饭啊。”

    沈临仙点头答应了一声,回身又去弄蘑菇。

    等采够了蘑菇,沈临仙顺手打了只野鸡提着回家。

    韩杨回家之后先找了柳氏,把采的草药拿出来,将那颗人参从背篓里掏出来:“奶,你小点声啊,这是我上山采的人参,我看着怎么也得有百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柳氏吓了一大跳,看着已经长出人形的人参来,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:“咋就碰着人参了呢,我孙子真是福大命大啊,别人上山最多搂几把草,你上山一遭,咋就弄到这么个宝呢?”

    韩杨轻笑:“您轻点声,这人参您先帮我放好,明儿我去县里找个药铺给卖了,换了钱,给您扯布做新衣裳。”

    柳氏赶紧把人参收好:“你放心,有奶在,一定给你看守好。”

    韩杨哪有不放心的,他和柳氏又说几句话,回身进书房拿了书,就说要去沈家。

    柳氏让他赶紧去。

    韩杨过去的时候,沈临仙刚好在做晚饭了,韩杨闻到肉味,就知道沈临仙一定在炖鸡。

    他对沈临仙笑了笑,进屋找沈夫子说话。w